365棋牌游戏大厅官网下载
首页>艺术研究>书画理论

素描皴坑害了一个时代!断了中国画的文脉!

来源:青藤艺术 发布时间:2017-07-03 16:59

我们真的错了

文/袁江


  我们错了!


  我们有发现错误的能力;也有呼吁改正错误的理由;更有改正错误的方法和建立正宗中国画教育体制的自信和决心。


  我们心痛——慢慢失去的中国文化精神,中国画的写意精神!当我们发现她已经远去的时候,为时已晚!官吏腐败是最大的腐败,文化衰落更是致命的伤痛!


  历史发展到今天,人类文明的程度已趋于成熟,而我们还在泥泞的路上徘徊。这是最可怕、最悲哀、最可耻的事情!


  毫无疑问,我们经历了大忽悠时代。天地人三界,愚昧、无知、灵失、魂散,坠入乱象之域,反复上演着人非人、鬼非鬼、仙非仙的闹剧。


  “文革”胜于“战乱”。红色年代之后的觉悟和惊醒,没有使我们变得成熟……“改革“加上“开放“,这个民族象久囚的野马,又一次走向“极端”,卷入另一场人性归“真”为“O”的、禽兽不如的名利之争……民族文化也因此败落到原始人之前的本性,什么婬乱、自私、残暴,民族劣根,死灰复燃;什么公德、修养、亲情、友情丧失殆尽。更可怕的是,面对“危难”,视而无睹!袖手旁观!民族精神死亡!


  文化之乱,自然殃及中国画。画界不仅是“乱象”,而且还犯了根本性错误。……犯了错误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知错不改!



  错误一:用西画的教育模式,培养中国画画家。


  1 、西画:是画。以客观表现为主,重形象刻画。


  中国画:是写。以主观表现为主,重神韵意造。对绘画语言有严格要求。强调“点”、“线”、“面”的书写笔意。


  2 、西画:一画一透视。


  中国画:一花一世界,一物一透视。


  3 、西画:强调光、色、面的表现。十九世纪末,西方后印象派受中国画“线”的影响,画面里出现中国画元素:“线”。这是东西方绘画相互交融的例证。


  中国画:要求笔、墨、线的结构。大千世界,万物原本没有“线”的概念。惟中国画创造了“线”。这个“线”,是书法笔意在中国画中的延伸和演变。


  4 、西画:“一点”看世界。


  中国画:“散点”看世界。


  5 、西画:一个意境。


  中国画:两个意境。(1)、笔墨意境。(2)、诗化意境。


  笔墨意境,犹如一个人的外衣。同一个人,每天穿着的衣服不同,给人的感觉则不同。中国画亦同。同一主题,笔墨(小写意,大写意,工笔)不同,外观效果则有天壤之别。


  比如“汉字”,是人类最优秀的语言工具,他的唯一性就在于它除了“语言工具“功能之外,“汉字”的背后藏着一个庞大的、丰富的“汉文化”。我们的错误是,拼音识读。这种“识读法”长期下去,就会把背后的“汉文化”丢失。这是民族文化的不幸。比如:“看”字,拼字是:Kan。学生只要学会拼音,就可以读出它的正确发音。“看“字的教学也因此而完成。但是,这个“看”字背后的文化就被遗忘了。如果我们讲出它背后的文化,就大不同。比如,我们这样教学:“手”字下面加一个“目”字,就是“看”。古人在郊外寻觅,有一个习惯动作:为了遮挡阳光,目标集中,就把手放在眼睛上面张望。这就是“看”字产生的文化背景。学生一次学会了三个字。这样的教学方法既能加深记忆,又能了解汉字背后的文化。


  所以,同样的道理,中国画的“笔墨精神”不能丢!


  诗化意境,就是画中有诗。诗意转化成物象,营造出一个有形的、可观的五彩世界。


  6 、西画:素描是基础。

  中国画:书法是基础。要求笔墨中蕴藏画家综合修养和秉性。


  7 、西画:表现技能,重视解剖,不择工具。

  中国画:表现外功修养,强调天人合一。


  8 、西画:要求科学的,真实的表现物象。


  中国画:表现虚空,诗境塑造,激发画外想象。在完成物象表达之后,还必需用题款、印章辅助。


  9 、西画:创作过程,消耗画家的精神和肉体能量。


  中国画:创作过程是完善修养,完善人性,提高综合品味和档次的过程。有养育精神之功能,补充肉体和精神能量。


  综上所述:中国画的基础是文化;中国画的境界是哲学;从事中国画创作是修养。


  素描皴:坑害了一个时代!断了中国画的文脉!摧毁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。



  错误二:纯粹技法教育,忽略了艺术创作教育。技法教育不等于艺术创作教育。


  技法教育永远是“初级表现能力”训练。艺术创作教育是一个很复杂的哲学问题。犹如一个人,学会了走路,又有了速度、高度,急转变化技能之后,如何成为杂技表演艺术家。中国画创作与杂技创作异门同功,同理。所以,“艺术创作教育”需要那些在艺术创作上独领风骚的大艺术家的指引和教化!


  艺术创作教育,自文革以后,改掉了“师父带徒弟“、面对面教学模式,误入浮浅的纯“技法教育”。


  古人在“艺术创作教育“方面的论述颇丰。但是,我们今天看到的理论记载,都是很玄妙的词汇,没有形成理论体系,从一个哲学名词转向另一个哲学名词,弄得一头雾水。其实,在师父带徒弟的过程中,师父的言传身教,已经开启,点化,诠释了那些抽象的哲学名词。这种模式就是传说中的“真传”。


  比如:宋真宗年间释道原所撰《景德传灯录》有三境界: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。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。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。


  艺术创作教育,就是要解释“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“的真正含义。第三阶段的“山“、“水”已经不再是“那山”、“那水”了。是思想,是文化,是精神。文以载道。‘


  “言心声,书心画”很经典,如何“言心声”,如何“书心画”?心中的“山水”如何表现,不再是技法问题,而是天才造物的哲学问题。我们缺少的就是这种教育!我们的艺术家如何去捕捉虚无渺茫的、无形的“灵”,再把它表现出来,也就是说如何表现“精、气、神、情、意”。评论家无奈,理论家也无奈,艺术家正常状态下也无能为力,只有在艺术家“非正常”的状态下,“灵”才会突然闪现出来。艺术创作教育,就是让艺术家如何抓住这个“灵”。


  有了这个教育,就会有真正的艺术品诞生。真正的艺术品永远没有重复!重复表现,在当今已经成为惯性,形成商业化模式,违背了艺术创作的基本原则。



  错误三:地位成就艺术。


  1 、画家入会(国家、省、地、县),决定艺术级别。


  2 、体制内的职务,决定作品价位高低。


  3 、场地和剪彩人的职务,决定画展成败。


  4 、“官文化”统领一切,至高无上。“官文化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题。然而,时代不同了,这种陈旧的观念必须改正。只有民族文化,才是必然的文化,真正的文化,才应该成为主流。世界各民族的“文艺复兴”就说明了这一点;“五四”运动时期的文化,是中国近代文化史上的一个辉煌。在那个战乱年代,为什么成就了那么多文化艺术大家,值得我们思考。


  错误四:评论家主宰画家的艺术生命。


  1 、不同社会地位的评论家的评论,直接影响画家的艺术发展。


  2 、评论家的虚假评论,扰乱了学术界。中国目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评论家。现存的评论文章大部分没有学术价值。(1)、用西画名词强奸中国画。习主席说:“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”。(2)、用古人“玄之又玄”的语言,显摆评论家自己的学问。(3)、张冠李戴,文不对题,无限拔高,吹捧应酬。(4)、不懂装懂,浮浅忽悠。(5)、假权威,制造假学术。就象一个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,谈生育,没有得过冠军的人当教练。(6)、艺术品有商品价值,但它不是商品。习主席《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》中指出:“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,取代艺术标准,把文艺作品完全等同于普通商品。”(7)、习主席说:“不能钱包的厚度,决定评论的高度。”


  3 、评论家的综合素质,离艺术创作太远,外行评论内行。真正的评论家,首先,必须具备全面的、深刻的对“笔墨”的理解,其中包括“笔墨”的形成以及形成这种“笔墨”时,画家的情绪、精神状态、技法的掌控和运用以及综合修养。其次,发现画家的优势和强项,找出缺少的内功和外功修养,指出发展方向,远瞻艺术未来的风格和这种风格对社会的影响,要有预言家敏锐的目光。再次,见其作品如见其人。不看画家的艺术简历和成长足迹,就大概知道他的年龄、秉性、文化修养、艺术天分,以及未来成就。



  错误五:大批官吏腐败,导致艺术“繁荣”。他们不是“爱好者”,也不是收藏者,是艺术品中的“含金量”吸引了他们。


  错误六:三流水平的画家出任学界要职,导致学术界没有学术。诱导画家追逐官职头衔和社会地位。


  错误七:体制内圈养。制造人为不公,画家官职背后藏有腐败。


  错误八:美术学院专家、教授滥竽充数者太多,利用“职称”充当学术权威!


  错误九:艺术品缺少知识产权保护。


  错误十:新闻媒体在“钱权”促使下,错误宣传,不懂装懂,没文化装文化,误导观众对艺术品的认知和理解。


  错误十一:对艺术品采取炒作、包装是不道德行为。宣传、炒作与包装,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。艺术品价值和社会影响靠的是心感而动,口碑相传。


  在充满腐败的忽悠时代,凭借“体制”优势,艺术家高价抢购乌纱帽,的确是高明之举。他们“知”民情,“懂”国学,乌纱帽一戴,财源滚滚。很灵!这个民族不尊重文化,特别信奉“官”。然而,画家买“官”,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。是可望而又不可及的事。


  下面的公式,非常耐人寻味:


  三个等于:

  成功=学术+乌纱;(非常规式公式)

  成功=伪学术+乌纱;(常规式公式)

  成功=学术。(通用式公式)


  三个不等于:

  文凭≠文化;

  地位≠价位;

  名气≠艺术造诣。


  然而,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利用“常规式公式“获得成功的“画家们”,当他们面对学术,面对真正艺术家的时候,为什么还表现得那么从容,那么自信。还真的扮演成学术权威,又是“指点”,又是“批评”,又是剪彩,又是讲话,还提出希望,还能托起一批“学生”,实实在在做起了“帮主”。



  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民族,他们把“戏弄”、“忽悠”的小儿科把戏,包容到“O”度以下,他们可以拿生命,甚至于几代人的生命做代价,承受、包容明明知道是错误的“行为”。


  古往今来,有一种人最可怕,就是揣着“明白”装“糊涂”。


  藏起一个正确的理念,装着无知、面带微笑,奉承一个已知的错误。这就是民族的劣根性!


  但是,他们坚信“绝境逢生”,早已不喜欢“三国”,不喜欢“水浒”,更反对“红楼梦”,他们已经悟到了“西游记”的启示——中国梦。


  新一届政府反腐败深得民心。


  文学艺术界在沉思,在觉悟。世界观、价值观重新归位。国家大爱、民族大爱、文人的良知都将重新佛光普照这片土地。


  我们看到了改正错误的希望。


  习主席说:“要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。”中国画的复兴,必须按照中国画自身的规律,建立自己的教育体制,“寻找中国画根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