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棋牌游戏大厅官网下载
首页>艺术研究>书画理论

程式与山水画

来源:丁雪峰 藏家联盟 发布时间:2017-07-05 22:37

  前天,两位朋友来画室与我讨论,认为现在的山水画创作很难,固守古人程式就可能泥古不化,放弃固有程式而自寻出路又可能失去传统,不知如何是好。



   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一种绘画能像中国山水画那样,具有一套流传有绪、体系完备而又灵活多变的传统规范。无论是赫赫大师还是莘莘学子,都无法绕开这套传统规范,而取得成功。可以说,历代山水名家既是传统规范的创造者,也是传统规范的承传者。正是承传和创造的完美结合,才使他们获得了成功。也正因为如此,山水画教学采取了迥异于西方的“课徒方式”,即通过先临摹后变革,先接受后理解,先专一能,后兼多方的“以法致道”、“以器明道”之途径。


   古代山水画之程式,是古人在长期观察、理解、表现自然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心得,是华严法网。 在当前浮躁的艺术环境下,中国画在多元化的发展中,可以有一支澄心静气、力求保留古人神髓的中国画创作,只要达到较高境界,同样有它存在的价值。石壶、黄秋园就是例子。黄秋园的成就不及石壶,他走的路子类似于“四王”。“四王”并不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一无可取。的确,他们更重案头功夫而相当程度地轻视对个性的表现;他们反对“追逐时好”,而主张“力追古法”(王时敏);在大的倾向上,他们代表了崇古、宗圣的思潮。但他们并不是一味抄袭古人而毫无贡献。对于师古,他们反对“泥其迹”而主张“得其神”;反对人为“刻划”,而主张“善用工力”、“平淡天真”(王原祁);反对“拘拘守其师法”,而主张“遍观名绩,磨砻浸灌,刓精谒思,窠臼脱尽,而复意动天机,神合自然”,“得古人神髓”(王时敏)。总之,他们要先把自己化为古人,然后再在古人的程式里随意作画,在“追古”的大圈子里追求着“取精去粗,远出于蓝”(王时敏)。他们并非“泥古不化”,而是“拟古而化”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的作品也取得了古人不能完全取代的地位。黄秋园的画中有石涛、黄宾虹等许多前人的痕迹,但的确做到了融汇贯通,他比某些泥古不化的画家高出一筹。这种把传统艺术作为全面继承的创作不是现代中国画的主流,它的另一极——现代水墨,在中国也不可能成为主流,但主流不能取代支流的地位。



    现代人恨古人程式限制了主客体的感官距离与自我表现,欲弃之而后快。其实,深知程式者方知程式是天人合一的捷径。黄宾鸿作画每在实体山处着力,在微观处着力,尤见惨淡经营及师造化会心处。我前几年曾到千岛湖写生,见湖上碧波连远峰,数次用阔笔写远峰,终未达烟波浩渺,远岫迷茫状。无计之时,偶见远峰下有若干小黑礁。遂焉然略施数笔,诸峰皆活。吾自以为得法,欣欣然。后返京,翻及《黄宾虹设色山水图册》中之平远山水图,我之苦心偶得宾虹先生早已捷足先登了。


    黄宾虹是继往开来的大家,可以说彻悟了程式,其“雨淋墙头”,“月移壁”,是对程式的灵活理解,得实处见虚的妙谛。黄宾虹解程式三昧,尤志异小说的打通任督二脉:四肢百骸俱畅顺。气在画上滚动起来,令后来者望尘莫及。